首页新闻中心 中国造纸杂志社行业统计 行业资料协会学会专业院所专家库企业名录 行业书库网站集锦联系我们English
  政策法规
  访 谈 录
  行业发展
  新建扩建
  上市公司
  新产品 新技术
  环球纸业
  市场行情
  会展消息
  协会、学会动态
  杂志社活动
首页 >> 新闻中心 >> 访谈录 >> 罗菊春:造林须法治与科学
罗菊春:造林须法治与科学
2014-8-6 11:06:35

7月11日,罗菊春在位于北京林业大学图书馆地下一层的办公室里接受记者的专访。

  记者:作为资深的林业专家、生态专家,你经常下基层调研,也发现了很多实际问题。能否为我们举一些典型的例子?

  罗菊春:不可否认的是,我国近年在绿化造林、沙漠化防治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是,其中问题也不少。

  江西近年在植树造林方面的例子就非常典型。

  前不久,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落马。2013年,中央第八巡视组对苏荣曾经力推的江西“一大四小工程(2008年5月,苏荣提出江西绿化造林‘一大四小’工程建设。‘一大’是指,确保到2010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63%;‘四小’:一是县城和市府所在地的绿化;二是乡镇政府所在地的绿化;三是农村自然村的绿化;四是基础设施、工业园区和矿山裸露地的绿化)”提出了批评,称其“脱离实际”。

  在我看来,这样的批评是很客观的。虽然我们不能完全抹杀苏荣在其他方面做出的成绩,但是在绿化造林方面,无论是从经济角度或是环境角度而言,他都给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

  据报道,“一大四小”工程原计划投资120亿元,但还没有完工,就花到了225个亿。并且,巨大的投入下,没有造成多少林子。

  事实上,江西森林覆盖率在全国仅次于福建,应该说还是不错的。但在“一大四小”的压力之下,江西各地只能四处找地种树。有的地方甚至租农田种树。这一点,也引来很多当地百姓的不满。不满又能怎样?

  因为杨树苗容易买到,生长速度又快,所以江西在植树造林时大量种植杨树。可是杨树是北方的主要树种,不适应高温、潮湿的环境。结果怎么样?(种不活)都拿了当柴烧了。

  另外,江西还发动全省两万多干部植树。省委书记下了命令,谁敢怠慢?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些人植树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却干不出活来。而且栽完树,拍屁股就走,没有人去管理。近年,我们已经不太提倡干部植树了,就是考虑到这一点。

  就是在这样“只栽不管”的情况下,还有官员因为造林业绩好而被提拔。官员们往往都想着完成任务,哪管方式方法是否科学、有效。

  再比如,我曾经在云南省普洱市考察,看到大片有大量珍贵树种的天然次生林被砍掉,从山下到山上都栽上了速生的、用于造纸的桉树。(这样)来钱快,但对生态和环境造成了破坏,也会导致今后缺乏优良用材。

  我还举一个例子。有一年,我与考察组去甘肃天水下辖某县考察退耕还林,看见陡坡上,铲除了已长起来的灌木和草地,挖了很多一米见方、整整齐齐的大土坑,土坑中间栽了一棵小树苗。

  这样的“退耕还林”,反而会造成水土流失。我当面批评了地方上的领导,并对前来采访的摄制组指出了这样做的危害。我说,今后,再也不能搞这样华而不实、甚至有害的“面子工程”了。我的一席话弄得他们很尴尬。最后,我接受采访的画面肯定也没有播出。

  以上例子可见,这样的造林完全与保护生态和环境、与可持续发展背道而驰。

  记者:在植树造林方面,我国已经有森林法等法律法规,从实际情况来看,你认为这些法规执行得怎样?

  罗菊春:确实,我国有森林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等。但是,谁来执法?如何保证执法成效?相比法律,地方官员下的“命令”,谁敢不执行?

  一个严重的现象是,现在由于修路、开矿、建工厂或高尔夫球场等因素,许多林地变成了非林地,根本没办法造林了。

  尤其在国家有禁令的情况下,高尔夫球场屡禁不止。前年,我去广东佛山某地做森林资源规划。当地竟然提出来,希望在山上建高尔夫球场。我说,那可不行,我作为规划者,根本没法干。

  此外,一些地区在解决占用林地问题时,林业部门往往难有作为。虽然国家有规定,占用林地要严格管理,按理说要林业局批准。但是如果具体到某个省,如果是省政府批准可以占用,林业局的处境就很为难,能不签字吗?如果拒绝签字,以后怎样在这个省开展工作?我了解到,在不少地方,许多林业部门的领导简直是无奈,只能签字同意。

  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应该由更高一级的部门监管。

  记者:你发现的这些问题是否也说明,我国还需更加完善的法律、制度以引导更好地造林?

  罗菊春:目前,在造林方面,我们还没有建立完善的制度,因此缺乏相应的保障。

  虽然我国有森林法,但是,却没有针对人工造林的管理法、管理制度。在造林界有一句话:三分造、七分管。现在,很多地方只管三分,不管七分。往往是绿化公司拿了钱栽树,栽完了就拜拜了。造林如今也是“大包分小包”,即便规定了种什么样的树种,最终因为买不全或者买的苗不够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种上了。

  由此可见,法规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谁来管?怎么管?

  我建议,应该像建筑工程那样,引入监理验收制度。而且监理方应该是第三方专家,避免林业部门验收。

  之所以说要避免林业部门验收,主要是防止个别人拿了回扣就不敢说话。

  即便是专家验收,也需要一套完善的制度设计,要考虑的问题有很多。比如,专家不能是固定的,可以从专家库中随机抽取,但必须保证都是能为国家的事业考虑、有良心的、有业务水平的专家。而且,专家要随机决定验收地点—拿张设计图来,我点哪个地方就看哪里。否则,很有可能只看到“面子工程”段,看不到问题。所以,一定不要由利益相关的人来验收,(专家)也不能让当地领导带着作“参观式”的考察。

  此外,验收指标也有必要调整。现在往往是看成活率,我认为,要看生长率—不要看活不活,要看活得怎么样。

  在实际中,有三方面的问题比较突出。

  第一,造林缺乏科学合理的规划设计。好的规划应该考虑立地条件,根据不同土壤情况栽种不同的树种。造林面积也不能想当然而定。开矿、修路、搞建筑工程都是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所需要的,对环境肯定有破坏作用,但最需要的是做好规划设计,要生态优先,在工程结束后及时做好生态与环境的修复工作。

  第二,即使有造林规划,规划也不科学、不合理,没有征询专家意见。没有通过负责人的专家论证,等于这个规划就是走过场。规划面积、栽什么树等都要经过实地调查,对一些地方而言,这个活没有几年时间根本干不完,绝不可能短时间就出规划。

  第三,制定规划的主体缺乏专家。这导致一些地方的规划脱离实际、蛮干。一些地方的造林数据,我看了都害怕。比如,有一个县说要一年造一百多万亩林。我看了他们是怎么造的,(林木)死得够惨的。还有一些地方,当年造林能搞到什么苗就栽什么树,更谈不上适地适树、树种混交、乔木和灌木相结合。

  记者:每年植树节,包括在许多城市绿化的过程中,“多多益善”的造林成为不少地方的共识。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罗菊春:根据国家林业局局长赵树丛今年2月发布的数据,我国人工林面积目前仍然居于世界第一位,达到6900多万公顷。这是举国之力干了六十几年的成果。

  今年2月,国家林业局公布了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成果。清查显示,中国森林覆盖率为21.63%。很多人可能希望,这个数字还能不断往上增长。但是,经过专家们的论证,因为种种因素的限制,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几乎不可能超过26%。影响森林覆盖率的因素包括:一些地区比如沙漠,不可能长出森林;要保证18亿亩耕地的红线不能动等。

  在一些草原地区,有人说要“退耕还林”,这不科学,应该是“退耕还草”。

  记者:如今有一些地方,把石头山炸了造林,你对此有何看法?

  罗菊春:对一些地方而言,就算种活了,十多年也就玩完了。这是费力不讨好,大大提高了造林成本,还未必能有成效。所以,一定要科学造林,不能蛮干。

(法治周末)

第一篇    上一篇    下一篇    最后一篇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10661号

您是第【1897800】位访问者

中国制浆造纸研究院中国造纸杂志社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5-200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